飞腿物流有限公司 > 新闻资讯 > 我的奶奶王秀兰

我的奶奶王秀兰
2020-05-02 06:30

发售日期:2017年6月售价:13,824円(含税)尺寸:全高约225mm鸢泽美咲,完全自由的浮游少女。日向晶也的同级生。天才少女、大胃角色。 会依心情来行动、总是我行我素大大咧咧的同班同学。 其实却是相当的黏奶奶爱撒娇的可爱少女、之所以熟知各种小常识和杂学都是从小奶奶教的。低血糖,早上一直处于睡眠状,靠有坂真白带她上学。与主人公晶也是青梅竹马。

运输公司 1

认真写字的奶奶

“奶奶,你是哪年出生的呀?”

“我只知道我是民国十九年生的,你帮我算算那是公历哪一年呀?”

“民国元年是1912年,那您应该就是1930年出生的!”

“是呀,按农历算,今年我来这世上都八十八个年头了!”

小时候,奶奶常常喜欢坐在院子里映着月色,摇着蒲扇,给我们这群小孩子讲他们当年的故事。我每每是听得最认真且八卦求知欲最强的那个。要是觉得没听够,我总会追根溯源地巴求着奶奶再讲上一个。

记忆冒着泡泡,带着我飘呀飘呀,飘回那个艰苦的年代。我津津有味地听奶奶从儿时上和平女校的经历,讲到如何和我爷爷结成连理;从中医医术享誉一方的太爷爷的故事,讲到家里被打成地主之后,她如何辛苦打工分,带着孩子们度过艰难岁月的故事;以及家乡版“阿凡提”黑敬矮子智斗朝中权贵的故事……

而如今,我常年求学在异乡武汉,只有寒暑假才能见上她老人家几面。因此我倍加珍惜和她待在一起的时光,每次去看望她,我们总会陪聊上大半天。聊天总容易勾起人们的分享欲。前两天,八十八岁的奶奶出人意料地如孩子般为我边唱边跳起她上小学时学会的舞蹈《蝴蝶歌》。清亮的歌喉、优美的舞姿瞬间把我惊呆了,原来一颗乐观、可爱的心是可以带着年迈的身体轻盈起来的!

我把奶奶表演的萌萌的视频用手机记录了下来,回家后不厌其烦地看了一遍又一遍,于是这首歌的词曲萦绕在我脑海久久不愿退去。我经过歌词搜索后才知,这首印刻在奶奶记忆中的儿歌由叶圣陶先生1922年创作的儿童诗《蝴蝶歌》改编而来,语言俏皮且画面唯美:

飞飞飞,飞到花园里,这里的景致真美丽。

有红花,铺的床,供我们睡眠。有绿草,织的毯,供我们游戏。

飞呀!飞呀!飞得低,飞得低,我们飞作一团,不要分离。

你看花儿在笑我们了,笑得脸儿更红了。

哈哈哈,他呀你呀和我们一起飞。

我的奶奶王秀兰_腾讯视频

每个人的一生都可写成一本个人传记,每个家族都有一段起承转合历史。每一个“小我”的一生都是时代这个“大我”的缩影。以下是一段我奶奶口述的她走过的岁月,也是一些我们年轻人不甚了解的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

我奶奶的父亲和我爷爷的父亲是中医世交,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促成下,年仅十岁的我奶奶坐着花轿嫁给了比她大几岁的我爷爷。她年纪尚小,一时无法适应由“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到“别人家的小新媳妇”的身份转化。她被一股强烈的思家情绪包裹全身,于是日夜以泪洗面哭着要回去。没办法,太爷爷文佩公只好将奶奶暂交还亲家养育。等长到十四五岁,奶奶不便被留在娘家,因为当时十四五岁已是可为人母的年纪。不久,奶奶就被送回了爷爷家,继续她初为人妻的生活。

由于家境不错,奶奶在结婚前的两三年(大概七八岁的左右)在“和平女校”上过两年小学。据说当年的“和平女校”地址就是我上小学的那个位置。奶奶说:“我是很喜欢上学的,但是只念了一二年级,家里就把我嫁了。不过比起许多同龄的老太太,能认上几个字,写上几个字,我已经很幸运了!当然,毛主席搞的‘扫盲运动’也教会我多认了好多字呢!”说着说着,奶奶从卧室拿出了一本方格本,上面整整齐齐一笔一划写满了字,有个人简介,有随感回忆,有给儿女子孙写的节日祝福,也有兴致所起时写的打油诗……例如,她在介绍自己时,如是写:“我是信丰县星村乡双溪村岭仔背的王秀兰,一个八十八岁的老太婆。我是一个在旧社会出生的农村妇女,没有读到书。从小我很爱读书,可惜没有书读。在旧社会我们乡下的女孩子,很少有书读。现在新社会,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人人都要识字。毛主席号召要扫文盲,我们岭仔背办了一个小学,天天晚上要到学校读夜校,每周星期六下午让我们这些文盲读一下午的书,有老师教导,还有工分打。那时候我很积极参加,才学到几个字。我是一个农村妇女,多少认得几个字,我很满足了。”

奶奶每当回忆起上农民夜校的那段日子,就止不住连连感谢党感谢毛主席。“朵朵葵花向阳开”的盛况属于那代人,那代能吃饱穿暖就已经很幸福的善良人!如今的我们拥有的越多,期待的也越多,要求的也越多,不满的也越多,当然也正是这些“越多”,推动着社会向上飞腾……

我的奶奶是一个蛮有生活情趣的老太太,她回忆起当年学唱的那首《农民夜校歌》,就悠哉悠哉地一边哼唱,一边用电子琴伴奏,把谱子一点一点地填在了那本方格本上,举手投足间颇有一丝音乐家的气质!

《农民夜校歌》

新社会新思想,生活过得喜洋洋。白天努力搞生产,晚上呀夫妻上学堂。

新社会来新思想,生活过得喜洋洋。郎子爱妹学习好,妹子呀爱郎劳动强!

种田老表黑面皮呀,不管天晴和下雨,日日在田里呀咿咿呦呲呦呲呦,日日在田里呀!砍柴表嫂真辛苦呀,早晨砍到日落真是饿得苦呀!咿咿呦呲呦呲呦,真是饿得苦呀!砍柴表嫂真辛苦呀,砍回柴来还要做家务,实在忙得苦呀!

说起“农民夜校”,这其实是“扫盲运动”的一项重要举措。因为在新中国成立之时,全国5.5亿人口中有4亿多都是文盲,文盲率高达80%。农村的文盲率更高达95%以上,有的地方甚至十里八村也找不出一个识文断字的人来。

奶奶从小就爱读书,有了上农民夜校的机会,她倍加珍惜,学得十分刻苦。有趣的是,当时各村为了检验扫盲运动的成效,每到逢圩的日子,就在去往的圩市的路口设置了关卡,路旁竖立的黑板上写满了一个个大字,等待着过路的各大队村民辨识,过关便放行。身材娇小的奶奶通常被放在队列的第一个,带大家认字过关。奶奶这个有胆识的“认字排头兵”让村干部不禁想哼上一句《沙家浜》里刁德一的唱词:“这个女人吶,不寻常!”

话匣子一打开,奶奶便滔滔不绝讲述起了家族往事。渐渐地,一个个只闻其名未见过其人的长辈,如花苞绽放般开始饱满和鲜活起来。

听奶奶说,我们家族三代从医。我的太爷爷文佩公曾以精湛的中医手法享誉一方。但太爷爷走得早,还没能手把手教会爷爷望闻问切的诀窍,就已离世。所以为了传承下中医这博大精深的学问,我的爷爷章晶同志只能靠苦研《伤寒杂病论》等医书入门。奶奶的父亲看爷爷聪明,也把一些把脉和针灸的技艺传授于他。爷爷经过多年学习和经验的积累,也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老中医。无论是上班工作还是休假回家,找他求医问诊的人总是络绎不绝。

爷爷身材高挑瘦长,性格温和儒雅。在给儿子取名字时,他充满艺术性地把自己名字的“晶”字,分给了三个儿子,也算是老子给儿子每人留了一个“日”头温暖照耀,加上爸爸他们的辈分为“生”字辈,这便是“生明”、“生智”和“生晖”的名字的由来。

到了我们上一辈和我们这辈,接过中医这衣钵的就只有我爸了。爸爸接替了爷爷的编制,从一无所知到如今各类职称资格证到手,也经过了一番苦学和摸索。爸爸曾说:“中医这行饭是越老越吃香的,所以你看我这头白发不打算焗成黑色就是这么个道理!”我听后忍俊不禁,竟无力反驳。

说起爷爷的病逝,奶奶难抑心中的悲痛,说着说着就掩面而泣。平静下来后,她告诉我,爷爷无论医品医术都十分受人尊敬和认可,在县里做过多年的政协委员。他逝世那几天,县里来了好多人,从村口步行到家中为爷爷开追悼会。十里八乡的村民也纷纷前来吊唁,花圈摆满了灵台四周。奶奶说爷爷走后这些日子,她常常写点诗抒发心中的不舍和思念,我看后觉得奶奶要是生在今朝,应该是个颇有才识的女子。

运输公司,《悼亡夫》

晶亡雪降天含愁,万里江山带白头。

太阳不忍来相探,青山树木叶涕流。

再说回我的奶奶。

奶奶那辈人是真的吃过苦的人,在孩子还没能长大成劳动力去赚工分的时候,她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活,割草、插秧、犁田、砍柴、收稻子……辛苦了一天也只能赚得8个工分,但比起家中一张张要吃饭的嘴,超资是必然的事。爷爷的微薄工资也一大半交了超资款,吃食不够是月月都有的事。重重的担子压弓了奶奶的腰,使她落下了现在的一身病痛。等她的孩子们长大些,成了劳动力,家中的情况才好转一些。大的男孩子要早早外出劳作,小姑娘除了要照顾弟弟妹妹,还要料理做不完的家务,烧火、做饭、洗衣服一件接着一件……我爸爸家是这样的情况,妈妈家也是如此。读书在当时成了一件难得且奢侈的事,很多贫苦人家的孩子都陷入了要帮家里分担劳动还是外出求学长见识的两难选择之中……

他们经历过把几片田的水稻集中插在一片田里谎报亩产的大跃进时期,经历过以番薯藤、菜叶汤充饥的三年困难时期,经历过吃大锅饭的人民公社时期……他们伴随着新中国度过曲折,见证着如今中国的强大和崛起,劝勉着生在好时代的我们要珍惜!

这是我的奶奶王秀兰的故事,也是那代人共有的记忆!


最后附上奶奶写的一些打油诗:

1、《记过去的时光》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过去一年就一年,再也回不到旧年。

岁月过得真快呀,想起我的小童年。

转眼就过了八十七年的时光了,

我看过八十七年的美好年华,走过八十七年的秋冬春夏,

经过八十七年的风吹雨打,吃过八十七年的酸甜苦辣。

童年呀,青春呀,你们去哪儿啦?我很想你们回到我身边。

我东找找,西瞧瞧,再也找不到你们了,不知你们去哪儿了?

我都快要去另一个世界了,可惜了可惜呀!美好的时光快要过完了吧!

宝贵的岁月不能回头的呀!天长地长水也长,宝贵的岁月长又长!

2、《往日时光》

白发萧萧一满头,回忆年青泪长流。

好好春光过去了,谁能得到千年寿。

人生世上针小爱,人死就会万金丢。

3、《世上只有妈妈好》

亲爱的妈妈,你这辛苦呀!

听说你生我的时候,牙关眼闭吧!

勤劳的妈妈,点点滴滴把我拉扯大。

好鱼好肉,都让我吃啦。

加班加点,来成这个家。